文章列表

独立女歌手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时间:2017/1/24 17:39:20

一说起独立女歌手,脑海中的印象就是:

一把吉他(或尤克里里),

一个穿着简单,纯棉的白裙在风中飘逸着,

而那一位桀骜的姑娘就在那草地中轻拢慢捻的玩着琴弦,

用轻柔干净的声音向你娓娓道来一个故事……

       “独立音乐圈”最近越发热闹,从14年聚焦原创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好歌曲》开始,一批批不出名却务实的做着独立创作的音乐人进入眼眸,随着16年民谣乐队好妹妹“成为挑战北京工人体育场的首位独立音乐人”,“引爆四万人音乐狂欢”;紧接其后,马頔“孤鸟的歌”北京演唱会“此前演唱会门票提前售罄,现场座无虚席”,而陈粒也是全国四处巡演,貌似很火。不少业内人士得出“独立歌手走红,才是时代真正需求的主流文化”这样的结论。

       关于独立音乐,有各种各样的解释,甚至有人认为这是伪命题,因此也登不上百度词条,因为各方争执颇多:

       “独立就是自己做,全靠自己的小团队运作。如果有公司就不算独立团队,而是资本运作了。”

       “真文艺青年,身携一样乐器。就可以浪迹天涯”

       “没啥钱,鲜少做推广,甚至没钱录录音室版。

       在这个圈内的小众女歌手们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

       应该算娱乐圈的一股清流吧!

       个性独立,经济独立,一般来说除了会唱歌会一样乐器之外,生活多姿多彩并且兴趣广泛,但一定有某一项算行业内的强项。

       爱好东奔西跑,有着不一样的眼界,OPEN的心态,乐于接受新鲜事务。

       ……

       对独立乐人,其实更多的是理智的欣赏,而非偶像化的狂热,从她们的音乐入耳,从歌词曲风去鉴赏,辨别出不同的人物特性,我们国内虽然没有像泰勒·斯威夫特那样出名的,但说不定某一天某一首爆单就火了呢?                                                                    (排名不分先后)

陈粒

对于陈粒这女孩,太年轻还有很多可塑性,网络上也是褒贬不一,说充分的证明了“才华和人品无关”《奇妙能力歌》《小半》《易燃易爆炸》等等古怪诡异的歌曲出现,乐有人说每一句歌词都值得寻味百遍,听上个百转千回,《祝星》(目前我的歌单就只剩这首歌了,因为心疼那叫祝星的女孩);而陈粒就像是热辣奔放的花,就这样从小众唱成了主流。

陈绮贞

小清新教母级人物陈绮贞算得上独立音乐的女掌门。陈绮贞 1998 年签约魔岩唱片,2003 年离开公司,正式开始了独立音乐人之路,文青国歌《旅行的意义》就是她运用极少的资源创作的,当时甚至连印刷、搬运 CD 都靠自己,这首歌可谓是开创了独立女歌手的一种路线。现在的陈绮贞主要退居幕后,为其他音乐人作曲。

花粥 

一位民谣歌手混搭这一缕流氓的清风,长相纯美声音可爱的她,在豆瓣嬉皮笑脸地唱了三年歌,号称专治吹牛逼的老中医,演绎了几十首曲调相似的《老中医》、《屌丝之歌》、《海飞丝的芳香》等流氓歌曲,各种粗言秽语、流氓痞性以及小黄歌,从一个20岁的文艺女流氓般的小姑娘嘴中唱出来,就真的太有意思了,果然是 " 装着清新的逼 "啊!

祁紫檀

真正认识她是在《中国好歌曲第二季》,真的很神似王菲,声音的空灵和独特声线,诡异的民族风长袍,传达着她的“独特的简洁直接、高冷文艺、慵懒和无欲”。个人推荐《南海姑娘》《双生光》。


张悬

张老板,其实她做人很真。很朴质的做着属于自己的音乐。因此也就很多人难以将她的音乐进行归类。《神的游戏》这张专辑搭上电音,使民谣清流转向了摇滚专区。而笔者私心还是更爱如《关于我爱你》《南国的孩子》,这首仿若催人成长的安静之歌,成长十个人的事,就像跑步一样,很私人的事。

燕池

她的歌曲有着浓浓的武侠风情,从《将近酒》《苦昼短》开始听她的歌,真觉得古风就该这样改,陈粒更像是她的一个盗版;而《人海》这张纯音乐为主打的专辑更是灵性十足,混响,自然之声,乐器的采集编配自然流畅,个人喜欢《北极光,请将我遗忘》,偏爱燕池这样冷冷清清,不爱凑热闹才华内敛,让人觉得洒脱畅意,有着小小的温暖。

张浅潜

张浅潜说:" 在我的歌里,我表达的是对女性在社会和历史中的位置的关注,以及对女性独立的向往。"跟姜昕在同一个时代展露才华的张浅潜,做过模特,会画画、会多种乐器,以最佳摇滚/个性女歌手的名气有过不到十年的活跃期。现在她依然在唱歌,她的敏感、困扰、不善人际、情绪化让她近几年难以精进,如她所说“生活是一把尺子,我像一个音符敲击在命运的键盘上,在断断续续与音乐相伴的这些年来,它们总结了我的每一天,为了报答,我给了它们我的一生。”

吴虹飞

清华工科女,but文理兼修,《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黄段子女作家,摇滚乐手……这是自嘲“活得像个笑话”,关于她的性格也是坚韧而感性。当年的一首《嫁衣》成为灵异惊悚鬼故事的BGM的标配版。而她和她男友的热恋,就是她做了15年摇滚乐队,出了4张唱片。就她的微博据说到现在都还在时不时“关小黑屋”,这个姑娘的心性就像长不大的小孩,太激进而得罪不少“人”。

曹方

这位宣言有流浪癖的女孩,听她的歌曲安静,淡雅,反而更像是个宜家宜室的女子。2003年,曹方经小柯发掘后,从幕后一路做到幕前,曾因清新被人言“台湾有陈绮贞,大陆有曹方”。从《黑色香水》叛逆摇滚的感觉,到《遇见我》的十足抒情,再到《浅彩虹》中电子元素的融入,她一直在创作上摸索并尝试突破自己,就算过去了十多年,她,还是那个文艺女神。 

程璧

毕业于北京大学外文系,旅日音乐人、独立民谣女歌手、摄影师。 满足了对森系少女所有幻想,拥有一张清新的脸。程璧的音乐一面安静,一面生动。程璧把“生动”解释为:盎然的生意,蓬勃和自由。她的诗意很简洁,简洁的让人产生小矫情之感,但不得不说脸是加分项,一个懂摄影,爱诗词的女子很安静,安静的像天猫服饰首页栏的壁花啊!

还有诸多的独立女音乐人,如jam,anida,秋酿,末小皮铁阳魏如萱邵夷贝金玟岐谢春花草莓救星谢沛恩吴卓玲林二汶,冯曦妤,树子,法蓝,卡奇社,自然卷,黄小桢,阿肆,蒋瑶嘉窦靖童罗琦徐佳莹……篇幅有限啊,不能逐一介绍,单千千万万,总有一个会唱到的心里。